独一无二的汽车女王|汽车人的本命年

未知 2020-12-30 09:51

大学时代,我就读于一所以理工科见长的高等院校,记得十年前的那场迎新典礼,一位来自汽车学院的男生作为新生代表发表了演讲,接近尾声,他那句铿锵有力的“争做新时代的汽车人”引发了现场一阵欢呼。我垫着脚尖,顺着现场的呼声,把视线转移到远处的汽车与机械专业,发现那边黑压压几乎看不到一个女生。

2016年,进入汽车行业摸爬滚打的自己回到了母校,带着亲戚的小女儿参加了那一届的本科开学典礼,恰逢柳燕女士作为校友代表发表了讲话。演讲的一个细节给了我极深的印象,柳燕笑谈道,她大学和研究生时代一直在校队打球,当时只是出于对运动的热爱,没想到却成为毕业后征战高强度工作、保持旺盛精力和激情的一块基石。

是的,汽车领域的从业者以男性居多,那些在汽车领域披荆斩棘的女性高管们,在成功的光环下乘风破浪,另一面,却在平衡家庭、事业和发展的关系上从未停止过自我修炼。

曾有人问过通用汽车的女掌门玛丽·博拉(Mary Barra),她如何在一个男性主导的行业里做到公司一把手?面对这个问题,博拉先是霸气地反驳了“汽车行业由男性主导”的观点,随后又强调了女性自身努力工作,以及贵人相助的重要性。

说到汽车圈的杰出女性,玛丽·博拉绝对是奇迹般的存在,“女性”、“工程师”、“跨国车企一把手”、“通用首位女性CEO”……所有这些叠加起来,是一个立体而饱满的车圈女侠相,亦是汽车江湖里的一个缩影,代表着一个备受瞩目的群体,如何一步一步迈向权力和管理的巅峰。

拯救通用的“铁娘子”

2014年开始,博拉出任通用汽车首席执行官,成为该公司历史上第一位女性CEO,两年后的2016年,她又被选举为公司董事长,成为通用汽车历史上第一位女性CEO兼董事长。此后,这位“铁娘子”不仅成为底特律百年历史上第一位跨国车企的女性掌门人,还成为全球汽车领域唯一一位女性一把手,在履新第二年的底特律车展,她在聚光灯、人群和鲜花的包围下亮相,现场受欢迎的程度不亚于北美当红的好莱坞明星。

虽然头顶女性掌门人的光环,但晋升通用高层之时起,博拉就对打性别牌特别反感,但有一次,她除了打性别牌,别无选择。2013底,博拉被提名为首席执行官,关于她的任命报道,通用汽车在新闻通稿和对外宣传时频频提及其女性身份。那是博拉的“高光之年”,就连彭博社在内的多家主流媒体都将她的照片作为封面报道,包括她的密歇根口音、以及那段痴迷汽车的童年时光都被记者们扒出来,成为重点解读的对象。

但是在短短几周后,被推至浪尖的博拉就随着公司的负面新闻跌到舆论的谷底,不得不面对职业生涯最大的挑战——通用汽车因点火开关失灵导致多人死亡,安全危机一触即发,业界哗然。后来,通用汽车对存在缺陷的汽车耗费长达十年的时间才完成召回,累计45名消费者因此丧命,公司和博拉本人都受到了美国国会的抨击,北美评论家们甚至撰文,讨论刚上任的博拉能否应对这一艰难的挑战。

但是,无论是面对众议院长达一个多小时的问询(彼时还有质询室的电视全程直播),还是参议院两个小时的质问,在两场听证会中,博拉沉着冷静,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通用法务部为她准备的说辞。谨慎,守口如瓶的表达方式在全球重复播出,传遍了世界的每一个角落,让在场的议员们感到十分挫败。

事件发生后,博拉毅然做出决定,任何安全问题,通用必须召回,她不仅在公司内部开除十余名相关员工,还设立了关于安全问题的内部新流程,如若在经理层面无法得到正向反馈,所有员工可以直接与博拉沟通。博拉在处理这场危机公关的娴熟与理性,堪称教科书级别的典范,而这一切要得益于她在通用汽车数十年的培养期。

实际上,她职业生涯里多个异乎寻常的大事情,都和公司历史上最为关键的几个拐点息息相关,在安全召回问题之前,博拉就与通用汽车共同渡过了2008年的金融危机风暴,伴随走在破产边缘的公司熬过了最为艰难的触底反弹。

博拉在其自传《向上生长》的首页写下“远见成就未来”,但对于这位功勋卓著的掌门人来说,她在通用扮演的不仅是“救火者”的角色。在经历了“召回门”事件与金融危机之后,她肩负的更大挑战,是带领这家传统制造商在新四化的浪潮下实现“大象转身”,而下一回合的竞技,更漫长,更残酷,也更考验掌舵者的格局与远见。

重组,以改革者之姿

“通用正在做正确的事情。”

2020上半年,通用加速撤离盈利能力有限的多个市场,从泰国市场撤出雪佛兰品牌,将当地的罗勇府制造工厂出售给中国的长城汽车,并打算在2021年底之前淘汰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霍顿品牌。

面对这一轮“瘦身”,博拉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,通用未来将更好地专注于成长型市场,并聚焦在电气化转型和自动驾驶等面向未来的新业务。专注北美和中国等高利润回报的核心市场,撤离了多个销售疲软和持续亏损的市场,这是博拉执政的战略主线之一,告别昔日“大而全”的摊子,通用逐渐向“小而美”的路线转移。

从另一种角度看,通用现如今本质上是更改了拓展的维度,之前扩张的维度是地理,现在是技术领域维度扩张,自动驾驶和新能源成为重点。

美国制造业的特点,催生了通用汽车押注长远的念头,自从伯利恒钢铁公司破产以来,美国一方面高度依赖华尔街为代表的金融,一方面制造业更换了重心,以硅谷为代表的ICT高新产业取代底特律象征的传统重工业聚焦了最多的资源和人才。这也是为何美国车企在动力油耗、故障率等传统领域不如德日,但自动驾驶却力压一头的原因。

生于1961年,博拉将在即将到来的2021年步入60岁的门槛,这是属于她的本命年,也是通用汽车站在新四化转型拐点最为关键的一役。

通用汽车在变,选择“做自己认为对的事”作为口号,如今在一定程度上用今天换明天的打法,是不是真正对的事,恐怕还很难断言。但是站在时代与岁月的特殊拐点,上帝赐予了博拉新的挑战,而她自己也注定肩挑使命,在不平凡的这一年向这个世界缓缓作答。

当然,时代也在变。在理工科领域,近些年还有其它女性职业经理人走向了权力之巅,富士施乐的首席执行官厄休拉·伯恩斯(Ursula Burns)、IBM首位女性首席官金妮·罗梅狄(Ginni Rometty)都是各自领域灼灼其华的领军人物。而通用作为最早关注女性的车企,博拉所在的通用汽车学院(现在的凯特琳大学)1985届学生里,仅有30%是女性,他们所选择的专业也大多集中在对技术要求较低的管理专业,但是现在,这一比例已在逐年攀升。

当然,博拉也在变。

据说,她的书桌最显眼的位置曾放着Facebook女掌门雪莉·桑德伯格(Sheryl Sandberg)撰写的《向前一步》(Lean In),而有意思的是,杨澜女士曾为此书的中文版做序,书中写到:“女人不求完美,只求完整,一年四季有其不同姿态,岁月里有不同的承载,不能要求它同时拥有花朵和果实,但成长是它永恒的追求。”

作为同时代的女中豪杰,想必远在大洋彼岸的博拉也和东方的杨澜有类似的感受,“生活本身就是不完美的,努力去克服这些困难,不要把所有事情都归结于自己是一个女人身上。”

60岁的博拉,推开了自己下一阶段的人生大门,亦拉开了通用巨轮下一回合的竞技大幕。只是在汽车江湖驰骋多年,“女性”一词已成为她身上最无关紧要的标签。

本文节选自《汽车公社》杂志12月刊封面故事。

标签